首页 中心简介 媒体关注 新动态 纳百川心灵田园 专家一览 婚姻在线 亲子关系帮帮 求助者反馈 纳百川幸福帮帮帮 爱导航 联系我们
 新动态  
一个60岁妇女杀人案件的悲剧深思
2016-03-10
分享到:

 

今天咨询是一位60岁妇女杀人案犯。

她今年60岁,情绪波动很大,给做过精神鉴定。

当她进入咨询室,她拖着脚镣慢着沉重的步伐进来,坐下的那刻起,我注意到她在微微颤抖,突然她剧烈的颤抖,情绪非常激动,指着我手上的戒指气喘吁吁的说:“我以前手上都戴满的,是那个男的帮我拿掉的,我是做生意的,那个男的跟我讲话还录了音。”

面对她的情绪,稍作停顿我扶着她的手,告诉她:“你在警官的陪同下在这个环境你是安全的,不要害怕,来让我们做几个深呼吸,在大脑里想象暗示自己,我现在是安全的,有警官在我很安全。。。。。。”

接下来,等她情绪稍稍稳定开始了叙述:

我没有朋友,没有人说话,我似乎妈妈对我很好养了我,我为什么看见人要饭,口袋里有多少钱都会给他们,我的房也可以给要饭的人住,我这样待人为什么别人会这样对我,我这二天人很难受,我过得很苦,那个男的害了我。警官人很好耐心跟我说,我头晕给我量血压。

在我的想法里劳动是光荣的,我白天挣钱,晚上做家务不停的洗涮,有洁癖,我也是个爱漂亮的女人,外面回来的衣服都要脱下来,所有的钱都被骗走了,也不相信儿子,有时甚至想杀了儿子,儿子跟我吵,他的小孩不让我抱。

那个男的逼我去外面借钱,我想努力做事,想有个人讲讲心里话。我没有文化,1百万、1千万后面是几个零我不懂,平时我是个很乖的人,现在问家里所有的人都借过钱,压得喘不过气来,眼睛里害怕出现的幻觉,老是想掐死他们,脑子里晃来晃去。我从不依赖别人,我起不来好害怕。

在这里想跟别人聊聊天,别人说你是杀人犯,我不敢跟人顶话,她们说我很敏感。之前那个男的打电话给我,让我邦他去外面借钱,他为什么要骗我?我有过三次婚姻:第一次父母不同意的,我不图富就结婚了。白天买衣服,晚上干家务,结了婚一点安全感也没有,我只有二个手;第二次遇到一个男的,因为自己不认字,那个男的说可以供我儿子读书,我就跟他了,我们仅仅做了一夜夫妻,被骗了40万;后来跟一个有妇之夫在一起;第三次婚姻离婚钱又被骗走。

她在叙述的过程中讲了一个插曲:有个男的年龄不小了,曾经因为穷,早年她只有20多岁,那个人给了她30多元钱救了她,为了感恩她没有遗弃那人,相依为命叫他爸爸,当年住在他家在一个16平米的屋里,隔了一个屏风,晚上不敢上厕所,为了他我没有交男朋友,一直到那人88岁给他养老送终,我真的好累!现在老是做噩梦(梦见律师找到了自己的儿子),我不会吵架也不会骂人,平时跟儿子也不多说(这个儿子是个养子,自己的儿子在4岁的时候走散了)。在这里也怕别人取笑我,男人都是骗子,那时外面去咖啡厅,每次总是我请客。20多年前自己做服装生意,我不骗人当时生意很好,现在一无所有,好不容易有个家,我还骗了儿子、媳妇,很难为情!我本来就是个大骗子,不骗不做人!不偏不精彩!

男人利用我没真诚的帮我,三个老公都是这样,他们说会陪我一辈子,我对他们很真诚!最害人的那个我杀掉了!

现在在这里晚上睡不着,好怕,眼前都是蛇,做噩梦。我也欺骗了妹妹。

我今天可以讲真话吗?

现在想起来18岁的时候就是被现在的这个男人强奸的,当时打零时工认识的,最近几年来发生过一次关系,他欺骗我会对我好的,也会把那些钱挣回来的,还写了借条,现在关起来在里面想想这些也是骗我的。还把我跟他的做了事录了音给儿子听,当时我就说拿把刀杀死他。

为什么、为什么我一次次撑过去了,风浪冲过去了,为什么杀人自己不知道!也曾经给儿子下过药。这个男的骗了我,我杀了她。

我关在这里自己把自己“卡住,”有时候幻觉眼睛里看见一些视频,管教对我很好,跟她谈谈很舒服。

她说了一句曾经的日子:月亮是我的灯,纸箱是我的杯(因她是做服装生意的)

心理点评:

当她受到法律制裁的那刻,也就是关在这里开始,她虽然没有文化,但她开始了自我反省,也许以前忙着寻找一个对她好的人,她这个需求渴望太强烈了,因为缺爱,她用真诚、用钱施舍每一个人,找了一辈子也没有悟出一个道道,执着于爱,恰恰被男人一句廉价的、虚无的:“我会对你好的”所蒙蔽,一次次被骗只是苛求爱,忽略了反思,以为只要自己对人好就会换来别人的恩宠,继续去亲朋好友那里借钱扶植骗子,导致骗子一次次得利!

事情并没有就此为止,由于她的认知是有问题的,“不骗不做人!不骗不精彩!”但被欺骗的愤怒在升级(也是导致她最后的防线失控杀人),再加上她对亲人的欺骗,众叛亲离,在她接受的传统道德信念里骗人是她不能接受的,所以内心冲突很大,出现了蛇围着她进而恐惧、害怕,很多时候,她的人格是分裂的。

男人利用我没真诚的帮我,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,以至于对儿子也下过毒。

她的内心及其孤独,告诉我们内心及其脆弱,她说了一句曾经的日子:月亮是我的灯,纸箱是我的杯。

在关押期间她的反思:

“为什么、为什么我一次次撑过去了,风浪冲过去了,为什么杀人自己不知道!也曾经给儿子下过药。这个男的骗了我,我杀了他。

我关在这里自己把自己卡住,有时候幻觉眼睛里看见一些视频,管教对我很好,跟她谈谈很舒服。“

我们希望看见这样的事件,能从这里学到血的教训,如果她深陷遭遇能够寻求法律帮助,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保驾护航,那么,今天的悲剧是可以避免的,所以普法、知法、懂法任重道远,我们坚持公益!

普法圆梦,让爱回家!

上一篇:逼婚下的形态 下一篇:人间故事
纳百川心理咨询
微信号nbc2013
 
杭州市西湖区纳百川婚姻咨询工作室 版权所有
地址:杭州市上城区秋涛路178号4号楼2楼喜达园教育 范老师 电话:0571-85197005